搜索 解放军报

遥望那片海,守着我的“岸”

来源:中国军网-解放军报作者:马艳欣责任编辑:于海洋
2021-04-12 07:44

遥望那片海,守着我的“岸”

■北部战区海军某雷达站军嫂 马艳欣

我,是一位军嫂,也是一位孩子的母亲。他,是一名海岛雷达兵,是我素日里见不到的丈夫。

他姓王,我平时叫他“老王”。和老王结婚3年多了,他一直在岛上,我和女儿在岸上,我们之间隔着一片海。

每当女儿熟睡,听着客厅钟表的滴答声,我总觉得这个家缺了些什么;但和身边的闺蜜相比,又觉得比她们多了些什么。

去年一整年,因为繁重任务,老王都没出岛。春天快到了,我决定带着女儿去见他。

打开了无数遍的购票APP,这次终于买到两张票;自己的行李减了又减,给他的东西添了又添。我想,地图上都找不到的小岛,一定什么都“缺”。

火车、汽车、小三轮接替,我终于看到了大海。遥望那片海,我祈祷:请让我快些见到老王。

然而寒潮突袭,船停航了。望着那片海,我只能安心等待,等雾散等船开。

距码头不远的小巷里,有家不显眼的小旅社。旅店老板娘告诉我,这间小旅社经常接待上岛看望丈夫的军嫂,一旦遇上风浪停航,她们一等就是十几天,有时候假期结束了还无法上岛……

那晚,我翻来覆去睡不着。

清晨女儿翻了个身,我惺忪睁眼,看到金色的晨光透过窗帘。我起身下床走到窗边,太好了,好一个大晴天!

坐上船,那陌生又熟悉的小岛越来越近。船还没靠岸,我就看到正在翘首眺望的他。我大声地喊着“老王”,拉着女儿奔向他。

“柔柔,快叫爸爸!”可是女儿怎么也不肯开口,一直躲在我身后。老王咧嘴憨笑着,我隐约感到他笑容里的愧疚。

当我沉浸在一家人团聚的喜悦中,老王示意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营区门前,战友们整齐列队欢迎我们,热烈的氛围让我有些局促。

老王告诉我,列队迎送军嫂是连队传统,几十年来守岛人一直传承着这一“仪式”。“嫂子来了就是亲人来了。”那天看着战友们黝黑的面庞,我的心里暖暖的。

岛是极美的,也是宁静的。

上岛第一晚,一阵急促的铃声打破了这宁静。刚刚值班回来,和我说了没几句话,老王便匆匆出了门。山顶阵地喧闹起来,直到凌晨时分,他才一脸倦容地回到宿舍……

小岛仿佛与世隔绝,都市里的一切娱乐、快递、外卖与这里都是“绝缘”的。

二级军士长彭好奎告诉我,早些年岛上连淡水都没有,如今守岛环境已经翻天覆地。“没有吃过当年的苦,你无法体会今时今日生活有多甜!”老班长表情淡然,话语却耐人寻味。

我把带上岛的家乡特产悉数送给了战友,看到他们脸上洋溢着快乐,我忘却了岛外的喧嚣。

几天下来,老王以前常挂在嘴边的“小陈”“老李”,我都能对得上号了。每天当海面在艳阳下变成橙色,体能训练场热闹起来,大家笑着叫着,海岛上空回荡着欢乐的音符。

这一刻,小岛更像守岛官兵的家园。这种纯粹而简单的快乐,只有家能够给予。

一天晚饭后,我和老王散步,遇到了彭好奎班长。老王悄悄告诉我,彭班长有个外号叫“石头”,他守了二十多年岛,性格也执拗得像岛上的石头。

老王还说,彭班长也是“海岛F4”中的一员,他们四人是岛上坚守时间最长的老兵,也是同一批上岛的老兵。

再过几天,二级军士长丁国垒的爱人“李姐”就要上岛了。得知消息,我和她通了电话。电话里,我们聊了很多,李姐已经多次上岛,这一趟她准备了大大小小七八个箱子,都是答应了战友们要捎来的“礼物”。

老王告诉我:“这几年,李姐每年春暖花开都来岛上。她来了,岛上就有了家的气息。”

我一直记得李姐在电话中对我说的那句话:“小岛也是咱的家。”

上岛第6天,一直忙碌的老王终于有了空闲,我们一家人到海边赶海,那是我们难得的团聚时光。

夕阳余晖中,老王看着女儿玩耍的背影,眼神中写满温情。晚风吹拂着我的发梢,我心里有千言万语,又不想打破这一刻的气氛……

我想,这就是美好。

(徐梦玥整理)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