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解放军报

军旅16载,四级军士长郭忠杰“三过家门”的故事……

来源:中国军网-解放军报作者:王志平 张鹏飞责任编辑:杨红
2020-11-30 10:55

过家门

■王志平 张鹏飞

常言道,“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火箭军某工程部队却与众不同——“流水的营盘,铁打的兵”。官兵常年转战于全国各地施工,家是他们魂牵梦萦的地方。

军旅十六载,四级军士长郭忠杰荣立三等功2次、被评为“最美通信工程兵”2次,被火箭军评为“百名好班长”……除了荣誉满满,郭忠杰“三过家门”的事,也成为战友们的美谈。

——编 者

2017年2月,火箭军某工程部队四级军士长郭忠杰所在部队回到常驻营区过年。郭忠杰的妻子何谷凤带着女儿来队探亲,一家人在营区花园享受难得的相聚时光。王 琨摄

2006年盛夏的一天,一声令下,部队又要转场。车子缓缓开进,车厢里也因一件不寻常的事气氛活跃。

“忠杰,听说咱们这次去的是你老家!”一位班长笑着向郭忠杰透露。那时,郭忠杰当兵才1年多。

“真的吗?”郭忠杰惊喜地问道。他好想给家里打个电话,但一想到有规定,又将激动劲儿摁下,摁不住的,是浮上脸的笑意。

“我当兵这么多年,转场数不清,从没见过暂设营区离谁家这么近。”班长慨叹。

“是啊。”一名老兵紧接话茬。

老兵们话“巧合”,郭忠杰的同年兵们说的则是“想家”:“离家好久了,真想回家看看爸妈最近咋样!”“真想路过的是我家!”你一言我一语,这次要去的是战友家乡,大伙儿比以往多了份期待。

近了近了,到了,真的是养育自己的那方水土!下车,郭忠杰感觉空气里都弥漫着亲切。

安营扎寨、平复心情,几天后,郭忠杰才告诉父母自己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执行任务的消息。电话那端,父母由惊喜变严肃,“离家近,更得卖力。家里一切都好,不要想着回家。”母亲说。

怀揣父母的嘱托,身处故乡的暖阳,干起活来,郭忠杰总有使不完的劲儿。

一次,郭忠杰身体不舒服仍坚持上阵,晕倒在了工地上。战友们把他抬回住处,喂水、擦拭……郭忠杰苏醒后打趣道:“让大伙儿担心啦!咱当兵的,怎么可能倒在自己家门口?”看到郭忠杰还能开玩笑,大家这才舒口气。

虽然部队施工到了“家门口”,但离郭忠杰的家还是有些距离的。天气渐凉的时候,施工到了山顶。休息时,郭忠杰走远几步,望向家那边的山山水水。久别的老家与父母、人在军旅的苦累与荣耀,一股脑儿涌上心头,郭忠杰不觉间流泪了。

“想家了吧?”连长走近这一问,将郭忠杰的思绪拉回来。

“不想。”郭忠杰赶紧抹掉眼泪。言不由衷,不是因为好面子,而是因为他知道,说“想”,会让连长为难。

初冬来、冷风吹,眺望过家的天空,郭忠杰心头与手里的热劲儿依旧不减。

“郭忠杰——全票!”士官竞选那天,全连所有人都投了他的票。

散会后,郭忠杰兴奋地在电话里向母亲报喜,却没有留意到电话那头母亲的异样。

此时已到年底,一些与郭忠杰是同年兵的战友退伍了。在《驼铃》的余音中,退伍与转场接替进行。整装再出发,看着车窗外不断变化的山水草木,对父母的思念、对家乡的眷恋,也跃动于郭忠杰的心。

“等转了士官,就可以休假回家了。”一位老班长看着郭忠杰的目光久驻窗外,心中了然,便安慰他。

郭忠杰难舍的神情这才舒展开来。

那天,车厢里载着新的期待,驶向远方。郭忠杰的家乡,化作了一个模糊的点。

次年5月,郭忠杰休假回家了。

在一次去邻居家走动的时候,郭忠杰才知道自己“过家门”的事邻里皆知,也正是在那期间,母亲由于骨质增生压迫到了神经,突然晕倒,被紧急送往医院。郭忠杰听着听着,不禁泪湿眼眶。

回到家,郭忠杰关切地询问母亲的病情,至于当时对他隐瞒病情,父母的苦心,郭忠杰岂能不懂?

假期结束,郭忠杰踏上归途。家乡的青山绿水,穿行于他的眼帘。后来,它们又似一条纽带,将郭忠杰的爱情与乡情再一次紧密相连。

早在2005年秋,郭忠杰在远离家乡的一处工地附近忽听家乡方言,抬头望去,一个姑娘正在打电话。那天,天阴阴的,可郭忠杰的心里,阳光明媚。

直到2008年秋,郭忠杰被某士官学校录取后,他才向姑娘表露心意。姑娘名叫何谷凤,与郭忠杰是一个县的老乡。郭忠杰与她相识、相恋于秋天。他们约定,结婚也在秋天。

2011年中秋节过后,部队再次转场,恰巧郭忠杰的老家又一次出现在工程延伸的方向上。

郭忠杰要“二过家门”的事,在战友中传开了。“在流水的营盘线上,能遇到战友的家,这是咱工程兵独有的家国两相宜。”相比于第一次时的羡慕,这次大伙儿多了另一种感受。

年底,郭忠杰要休假了。这次是在距离暂设营区很近的“家门口”休假,而且是休婚假。

休息间隙,教导员对大伙儿说:“要把郭忠杰结婚的事当一件大事来抓!”虽然只是短短的假期,但战友们的祝福声声绕耳。

没两天,郭忠杰就从家里来到暂设营区,带着新娘何谷凤来发喜糖。

那天,下了公交车,郭忠杰领着何谷凤直奔暂设营区。可何谷凤盯着远处的施工地,脚步慢了下来。

“老公,我想去看看你的工作环境。”何谷凤说。

经过部队批准,郭忠杰答应了何谷凤,心里却隐隐担忧。果不其然,还没走到施工地跟前,郭忠杰就看到何谷凤的眼眶湿润了。露天施工地上,有的人一身泥,有的人淹没在切割工具轰隆隆的声音和掀起的灰尘里……“这就是他常轻描淡写的苦累。”何谷凤一阵心疼,眼角的泪差点落下。好在几个战友迎上来“嫂子、嫂子”地叫,何谷凤赶忙将眼泪收起来,化为嘴角的笑容。

很快到了饭点,热心的战友们张罗起来,“快快快,忠杰,让嫂子上车”,战友们有喊话的,有爬上工程车收拾座位的,有开车门的。车子在初冬的萧瑟中蜿蜒前行。郭忠杰转头看向何谷凤,她文静如常,笑意盈盈。

来到暂设营区,小两口给大家挨个儿发喜糖。战友们沾着喜气,念叨最多的还是郭忠杰的婚礼。由于距离不远,郭忠杰向领导请示并商定,由几名战友代表大伙去郭忠杰家里参加婚礼。

那天,背着何谷凤出了娘家门,郭忠杰在前面“呼呼”地跑,战友们则跟在后面纷纷打趣,“没想到你干活快,背媳妇更快”。郭忠杰嘿嘿一笑,跑得更快了。

婚礼后不久,郭忠杰要归队了。暂设营区离家并不远,是近距离的守望,郭忠杰没有太多伤感,倒是何谷凤一句“家里有我呢,你安心回去吧”惹得郭忠杰鼻子一阵酸楚。新婚燕尔,他感动于妻子的深明大义,也感慨这句熟悉的话,从所爱的人嘴里说出。

2014年春,部队派郭忠杰去协助修复位于他老家的一段非涉密线路——郭忠杰真要“三过家门”了。

接到任务后,郭忠杰想起了前两次“家门口”当兵的经历。那时候,妻子何谷凤总要笑着问:“啥时候能再回来呀?”夫妻俩玩笑着,尽管彼此心里清楚这种可能微乎其微。

和前两次一样,到达工地,请示报告后,郭忠杰才通知家人。

山路崎岖很不好走,碰巧那天还淅淅沥沥下着雨,何谷凤撑着伞步行来看望郭忠杰。夫妻俩在雨中紧紧相拥。

何谷凤带来郭忠杰爱吃的饭菜。露天施工,吃饭没有避雨的地方。何谷凤撑着伞,郭忠杰在伞下吃饭。

一把伞、一碗饭、两个人,那个雨天悄然记下了珍贵的一幕……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