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解放军报

面向明天的战场

来源:中国军网-解放军报作者:江永红责任编辑:杨凡凡
2020-12-01 00:15

面向明天的战场

■江永红

“跨越2014·朱日和”系列演习,前面6场“红军”5负1胜,第7个出场的是原兰州军区某摩步旅F。

这是一支西北劲旅。与此前的6个“红军”旅相比,F旅是装备最差的一个摩步旅,而且投送距离远。千里迢迢来与全军第一支专职“蓝军旅”对抗,他们能行吗?

7月9日,部队开始远程投送。登车前的誓师大会会场主席台的两边,分别写着:“砺兵祁连山,决战朱日和”。

这次跨区实战化“红”“蓝”对抗演习,的确不仅是军事,而且是政治,甚至可以说是最大的政治。往远处说,是关乎军队在未来战争中是否能打仗、打胜仗的问题;从近处说,是要把训练指导思想从和平练兵转变为实战化练兵。这个转变包括的内容几乎涵盖了部队工作的一切方面。抓住实战化训练这个纲,就可以纲举目张,扫荡一切方面的形式主义、表面文章。

F旅虽然装备落后,但抽签却占了“便宜”。他们抽了个“上上签”,排在最后。排在最后,就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准备,就可以通过各种渠道汲取前车之鉴。但这支“上上签”又是一支“下下签”,因为“蓝军”一路演下来,虽然科目各异,但越演越真,越练越精,越来越不好对付了。

F旅是2014年1月底受领这项任务的。从3月份起,部队就进入了紧张的临战训练。全旅一下排查出300多个问题,逐一落实到人,统统立下军令状,签字画押。他们把“蓝军”的武器装备一个一个方面地与自己比,直面差距,然后研究对付的办法。见装备的夜视仪只能看数十米,坦克三连的军官黄帅急得睡不着。他召集几个志同道合者搞革新,居然将夜视距离提高到了200米。

从青铜峡到朱日和

信息化条件下作战,打的是系统集成。全旅的各个系统、各个作战单元、保障单元能融为一体、发挥整体威力吗?旅里将以往演习中暴露出来的问题一个个梳理,归纳成12个课题,把部队拉到青铜峡地区,逐一演练,填补弱项。

在青铜峡的12场演练,场场都是“恶战”。炮兵团团长余学勤上校对笔者说,当过炮兵的人都知道,转移阵地那可是个重体力活。在戈壁滩上演练,我们曾经3小时转移3次阵地。12场演练下来,平均每台车跑了6740公里,共打了1700多发各类炮弹。我们要练出什么水平呢?团党委提出,要把牵引式火炮练得像自行火炮一样灵便、准确。一个小战士躺倒在一门炮前对我说:“团长,我实在练不动了。”我说:“娃娃!你要不想在战场上被打死,你就得练。”听了我的话,他爬起来说:“团长,我懂了。我宁可在训练场上受苦,也不想在战场上被敌人打死。”演练结束时,考虑到部队长期没有洗澡,我决定放假一天,让官兵洗一次澡。谁知战士们反对说:“我们不要洗澡,要睡觉!”我下去一看,在烈日当空的戈壁滩上,许多战士竟然躺在滚烫的砂砾上睡着了……

在青铜峡地区的12场演练下来,F旅对即将迎来的“红”“蓝”对抗演习充满了必胜的信心。

7月中旬,F旅接到开进命令,开始1780公里的远程投送。按照此次演习的规定,按编制员额的85%参演即算合格,但F旅自己提高标准,在此次参演的7个旅中,是“唯一实现全员全装按时按规定路线进入集结地域的单位”。

19日,F旅全部到达朱日和,显示出良好的军事素养和优良的战斗作风。自行搭设野战站台、整列卸载,两项相加,总共比参考时间节约了30分钟。F旅出场不凡,第一个科目就得了高分!然而,问题马上就暴露出来:卸载后向收拢地域机动,车队排成一条长龙,大摇大摆地开进。“如果敌人轰炸你怎么办?”尽管一再强调此次演练要求卸载即战斗,但以往先驻训再演习的模式已根深蒂固,许多人误认为演习还没有正式开始。对不起!因为车队一条长龙不符合实战要求,要扣分了!卸载得的高分就这样被抵消了。

接下来的科目是战场机动。导调组第一时间挑出了重复传达命令、会议冗长拖沓、路况误报等三四个毛病。还没出发,又被扣分了。

7月20日凌晨,F旅分两路纵队,向260公里外的进攻出发地域开进。车灯划破夜空,草原上出现两条“火龙”,煞是威武。然而,就是这威武的“火龙”又让F旅被扣了分。向战区机动,夜间应闭灯驾驶,开灯就等于给敌人显示目标。要求在陌生的地域闭灯驾驶,这也许太难为他们了。然而战争就是这样无情,无情地逼着你把不可能练成可能。此时,他们还不知道的是,6组综合类情况正在前面等着他们……

战场机动阶段,F旅所有车辆均无故障,连一点磕碰剐蹭都没有,足以说明他们训练有素。这是一个了不起的成绩,可惜因为部队实战观念欠缺,从头到尾在不停地被扣分。

“离胜利就差600米”

演习进入战斗实施阶段。即将进行的是一场夺取通道要点的战斗,“蓝”守“红”攻。

在F旅指挥所里,代旅长万发中焦急地等待着侦察情报。根据上级敌情通报,“蓝军”1个旅指挥所率1个加强合成步兵营、1个野炮团,在部分空军、陆航和特战、电子战分队的配合下,以1279.7高地为核心阵地,守卫东、西沙金图之间的通道。F旅要打通这一通道,夺取要点,首先必须摸清“蓝军”的具体兵力兵器部署。这是对“红军”战场感知能力的严峻考验,也是决定胜负的关键要素。

F旅的先期侦察计划明确了28项侦察任务,区分了12个侦察组,编组要素不谓不全。无人侦察机飞出去了,技侦手段用上了,渗透侦察兵派出去了。12个侦察组,从天上到地下,从前沿到纵深,从有形到无形,能用的各种手段都用上了。然而战前侦察结果却非常不如人意。共发现“蓝军”的工事障碍76个,相差不多;发现“蓝军”的装备仅32台(实际156台,目标获取率仅20.51%)。至于其他情况,大多为雾里看花,似是而非,真假难辨。

诚然,即使再高明的侦察手段,要在短时间内将敌方的情况完全搞清也是不可能的,而且战场情况是千变万化的,“蓝军”相当狡猾,须动态感知,但是,先期侦察的获取率比例确实有点低了。

因侦察情况不明,F旅对“蓝军”主阵地的兵力部署只能根据敌之防御特点来推测,于是判断“蓝军”为4个连一线部署。这个判断似乎完全符合敌防御原则,实际却大谬不然。他们按照“开进展开、信(息)火(力)打击、联合攻击”三个阶段组织实施,编为6群7队,集中主要兵力兵器从东、西沙金图之间突破敌防御,向1279.7高地实施主要攻击。

7月24日4时40分,“蓝军”炮兵对“红军”开进纵队实施火力打击。冒着“蓝军”的炮火,“红军”左、右翼攻击群和3个穿插分队,于7时20分进至前沿一线,完成了开进展开,进入信火打击阶段。“蓝军”的警戒连抵不住强烈打击,主动撤回。“红军”的电子战分队开始对“蓝军”右翼(“红军”左翼)实施电子干扰,通过战机轰炸、直升机对地攻击,炮火覆盖交叉进行火力打击。

地面先头部队遇到“蓝军”布设的地雷场和障碍场,一场开辟(通路)与反开辟的战斗激烈展开。在火力掩护下,“红军”计划左、右翼共开辟8条通路。官兵表现得非常英勇,靠手工排雷和爆破开辟通路,在付出重大伤亡后,8时58分,成功开辟出5条通路。“红军”前沿攻击群和穿插分队通过这5条通路,同时发起冲击。

战后复盘时,导调组指出,“红军”“对开辟通路这个关键环节筹划不精细,开辟数量较多。战斗中前沿攻击群多靠自身力量开辟,没有专业破障力量配合,手段单一,效率低,伤亡大。右翼是助攻方向,计划开辟4条通路,让部队付出了过大的牺牲。”

在前沿开辟通路时,8时31分,“红军”在“蓝军”右翼(“红军”左翼)实施第一次机降。因前沿还在开辟通路,“蓝军”预有准备,机降分队被歼。

9时50分,“红军”纵深攻击群在东、西沙金图之间加入战斗。10时,“红军”左翼突入敌一线阵地,而中路、左路动作迟缓,被“蓝军”集中力量阻击,“‘左勾拳’效果不明显”(总导演评语)。战斗异常激烈,战至10时50分,“红军”左翼攻占“蓝军”二线连阵地,右翼攻占“蓝军”一线连阵地。这时,出现了对“红军”有利的态势,给“红军”一个趁势连续突击的机会,可惜这个难得的战机因指挥控制上的欠缺而稍纵即逝了。“红军”导调组在复盘时如是说:“左翼攻击群在纵深攻击群加入战斗后,未能利用自己夺控的东、西沙金图制高点的俯瞰优势,为纵深攻击群提供掩护和指示目标,反而各打各的谁也不管谁。”

此阶段还发生了一件过去只在影视剧和外军资料中见到的事,“蓝军”插入“红军”的群指挥网,对坦克三连进行欺骗指挥,令其报告位置,原地待命。三连上当,结果被“蓝军”精确打击全歼。

在导调大厅里,一直全神贯注地盯着大屏幕观看演习的军官们忍不住一阵叹息,连说:“可惜!可惜!”当时的态势变化充分说明了在部队势均力敌的情况下,指挥员是决定一切的关键因素。

“红军”左翼因错过战机由主动变为被动,进攻受挫,便将主攻方向改为右翼。“主攻方向改为右翼后,各群队队形混乱,战斗队形相互交叉,长时间不能到达指定位置”(总导演评语)。这时,留给“红军”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按照计划,必须在12时前夺取通道要点,为大部队打开通路。调整部署后,“红军”对“蓝军”展开立体攻击,副旅长马军威亲率突击群直扑“蓝军”核心阵地,同时在“蓝军”后方实施机降。为分散“红军”兵力,“蓝军”也在“红军”后方实施机降。双方的前、后方都打得如火如荼。不知不觉间,12时0分到了,按导演部指令,“红”“蓝”双方就地转入防御。此时,“红军”马副旅长率领的突击群距核心阵地仅600米,机降分队离“蓝军”指挥所200米。

“只要再给我15分钟,最多半小时,我们就可以夺取胜利。” “红军”的一位指挥员不无遗憾地说。

而“蓝军”的一位指挥员说:“就是再给半小时,‘红军’也攻不上来。对付步兵突击,我们有的是办法,而他们在我后方的机降分队已经被我包围了。”

12时30分,导演部宣布演习结束。实战化演习的本质意义,就是暴露问题,而不是分胜负。演练至此,已达到了暴露问题、找准短板的目的。

好。到了坐下来复盘检讨的时候了。

问题,问题,还是问题

7月26日,朱日和训练基地阳光明媚,蓝天白云,三伏天却有点北京秋天的感觉。14时30分,在基地导调指挥中心,“跨越2014·朱日和F”实战化“红”“蓝”对抗演习的“集中复盘检讨会”开始。导调大屏幕上,回放着本次演练的录像、图片。会场一色的迷彩,个个安静专注。

首先由此次演习的总导演、朱日和训练基地司令员对F旅进行讲评。在肯定了F旅“全方位准备,全要素参训,全员额参演”等方面的成绩后,他详细指出了存在的四个主要问题:一、战场感知能力弱,信息对抗意识不强;二、指挥控制不及时,整体联动不流畅;三、筹划不够精细,精确作战不到位;四、新型力量研究不透彻。对空军、陆航、电磁、特战新型作战力量运用不够好,一线平推的机械化战争味道较浓。笔者简单计算了一下,讲问题的文字是讲成绩的文字的20余倍。对F旅官兵来说,尽管已经听说朱日和演习讲评以讲问题为主,未想到竟是如此一点不讲情面。

还没有等他们完全回过神来,“红”方调理评估组组长又开始点评。先按时间顺序进行战场态势回放,像下棋复盘一样,重“走”一遍。复盘毕,指出“战场机动流畅性差”等5个问题。每一个问题都条分缕析、举例说明,时间、地点、问题,点得清清楚楚,毫不含糊。笔者注意到,两位点评人都特别指出了“红军”信息战意识淡薄的问题。

接着“蓝军”导调组组长对“蓝军”进行复盘检讨,指出的主要问题是对敌军的战术原则还没有吃透。换句话说,演得还不够像。

轮到专家组组长发言了。两位教授、战术专家从专家的视角逐一分析点评,讲得有理有据,头头是道,不失为一堂精彩的理论与实际相结合的现场教学课。没有掌声,只听见轻微的“沙沙”声,那是大家做记录时笔与纸的摩擦声。专家们认为,F旅存在的问题,其他6个旅或多或少的都存在。经过对问题原因的客观分析,大家感受到7场实战化演习,不仅给部队训练敲响了警钟,而且是对军队各方面改革的鞭策。

此时还不知道此次演习谁胜谁负,结果还须待两日后导演部的“闭门会议”作出裁决,但其实大家心中都有了数:“蓝”胜“红”败。

从复盘检讨开始,“红军”旅的军官们就一直在“挨批”,检讨得没完没了,他们能受得了吗?能没有委屈吗?

草原的正午烈日当头,笔者向2公里外的通信营宿营地走去,强烈的紫外线烤得人脸上生疼。参加完面对面检讨会后,我们第一个想见的就是通信营营长尤兴元。我们找到尤兴元时,全副武装的他脸上淌着汗,正在等待上级的开进命令。他比其他营长更急,因为一到新的宿营地,他必须保证旅到各营的通信畅通。

当我们问道:“‘蓝军’侵入战斗群指挥网,进行欺骗指挥,致使坦克三连被歼是怎么回事?”没等尤兴元开口,通信连连长苏刚抢先说:“我们通信营只保障旅到营,营以下的通信不归我们管。”但是,信息战说到底是系统战,营以下虽是末端,但末端的漏洞同样关系到战斗的成败,甚至可能造成整个网络的瘫痪。营长尤兴元苦心孤诣地练出了一个顶呱呱的通信营,保证了旅对营的通信畅通和信息安全,却因营以下出了问题。错不在他,但他心痛,营以下的信息安全漏洞是可以堵上的呀!

次日的昼夜间实战化实弹射击, F旅取得优秀成绩。各种火器的命中均达到“优秀”标准,其中炮兵团实体目标命中率高达95.1%。

这么好的基础训练成绩,却不得不面对一个无奈的事实。在“跨越2014·朱日和F”实战化对抗演习的总结大会上,总导演宣布了对抗结果:“蓝”胜“红”败。

千分制评分结果为686.2分。这个得分是相当高的,在参演的7个“红军”旅中排在前三,可惜还是败了。

败在哪里?演习导演部和来自全军11所院校的专家已经点评,F旅也已作了初步检讨,回去还须仔细地“抠”。

临行前,导演部和“蓝军”特意为“红军”准备了一个“大礼包”:一套复盘检讨材料、一套战斗力评估报告、一套演习视频图像资料。这里面,记录着“红军”官兵征战今日沙场、走向明天战场的收获与思考。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