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照片|三打侏儒山:军民同心歼日伪

来源:中国国防报作者:章世森 杜俊峰责任编辑:杜汶纹
2020-01-08 17:02

侏儒山战役中,我军俘虏的部分伪军

1941年冬,太平洋战争爆发,日军急从中国战场抽调兵力南下增援,新四军第5师趁敌兵力空虚、日伪矛盾加深之际,发起了著名的侏儒山战役。此役历时近2个月、大小战斗14次,共歼灭伪军5000余人、毙伤日军200余人,有效牵制武汉周边大量日军,有力配合第三次保卫长沙的战役,进一步扩大鄂豫皖抗日根据地,是新四军第5师成立以来规模最大、影响最广、战果最辉煌的一仗,与平型关大捷、百团大战等同属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敌后抗日游击战争十六大著名战役战斗。

准确掌握敌情动态。情报战是侏儒山战役取胜的关键因素。时任新四军第5师师长兼政治委员李先念1940年2月率部攻打过侏儒山,对这一带敌情有所了解。但谨慎起见,李先念仍派第15旅政治部主任张执一等人带领精干人员深入敌占区进行了近半年调查研究。新四军不仅全面摸清该地区日、伪、顽军的兵力部署,而且对日伪及伪军之间相互勾结、相互利用又相互矛盾、相互防范的状况也了如指掌。当时,日军在川汉沔地区驻军很少,仅有几个中队和1个警备队,主要依靠伪定国军刘国钧部守备,其中实力最强的为汪步青伪1师,兵力约5000余人。第15旅侦察参谋傅玉和通过内线打入伪1师司令部,获得日军印制的五万分之一中原地区军用地图和武汉地区兵力布置图,还通过伪1师传令排排长朱月堂获取敌人3天的口令,从而为奇袭东山桥、斩首伪3团,顺利打响侏儒山战役第一枪奠定基础。

灵活制定作战方针。战前,敌我兵力对比悬殊,双方武器装备差距大,如果硬碰硬,显然我方不占任何优势。李先念等人经仔细分析后,从战场实际出发,确定了“在战役上以少胜多,在战斗上以多胜少,通过多次作战,把数倍于我之敌,一口一口地吃掉”的战役方针。即坚持步步为营,聚焦一场场具体战斗,每次都集中数个连、数个营、数个团,专打敌1个连、1个营、1个团,从而形成兵力上的相对优势。在一战侏儒山时,张执一率部执行斩首伪3团的行动,王海山、周志刚、张文津率第43团、第44团两个营进行增援,天汉支队2个连设伏打援,集中4个连队攻打东至山的伪3团团部2个连,一举将其歼灭,俘敌100余人,我方无一伤亡。经多次作战,我军将敌逐一消灭,逐步扭转战场敌强我弱的形势,最终取得整个战役的胜利。

积极开展政治攻势。政治瓦解与军事打击相配合,是侏儒山战役的鲜明特点,也是此役取得胜利的重要经验。一战侏儒山前,新四军对伪军发动强大政治攻势,散发大量传单和“反正通行证”,伪军中不断有人前来投诚。同时,新四军严格执行优俘政策,对被俘敌官兵进行思想教育,还组织他们参观根据地建设和部队装备,对愿意抗日的欢迎留下,其余的则陆续释放。二战侏儒山前,我军释放了包括伪团长夫人在内的100多名俘虏。他们回去后,有意无意地谈到新四军的抗日主张和宽大政策,伪团长夫人甚至还成为新四军的“义务宣传员”,她到处对人说:“新四军厉害得很,碗口大的炮一摆就是好几里,我们这些豆腐兵呀,趁早莫跟人家打!”还有一些被释放的军官对士兵说:“没有我的命令,不许对新四军开枪!”如此一来,伪军人心涣散,不断有一些副官、参谋、连排长带队投诚。此外,在作战过程中,我军还开展战场喊话,加速了敌军的崩溃。

充分发动当地群众。侏儒山战役的胜利,离不开新四军将士的冲锋陷阵,也离不开当地群众的踊跃支持,呈现出广大军民同仇敌忾共击外敌的感人场面。在侏儒山战役打响前,伪汪步青部听到一些风声,强迫群众为他们日夜放哨,规定一旦发现情况立即报警,“白天以鸣锣为号,夜间以点火为号”。新四军第15旅获悉这一情报后,决定将计就计,组织当地群众每夜点火报警,并派出小分队到伪军据点附近放枪。当地群众一夜数报“敌情”,导致伪汪步青部一夜数惊、疲惫不堪,逐渐麻木。我军正是借敌人麻痹松懈之机,奇袭东至山,斩首伪3团。1942年2月,侏儒山战役接近尾声,驻扎在沔阳胡家台附近的一股日军被新四军第13旅包围。残敌向其指挥部龟缩,因我武器简陋,敌负隅顽抗,久攻不克,战斗陷入胶着。这时,胡家台族长胡坤山主动向旅长周志坚献火攻计,并代表全村村民表示,愿牺牲所有家产,帮助我军消灭顽敌。于是,周志坚命令火力掩护,派战士搬运柴草,堆积在瓦房四周,灌上燃油一起点燃,日军几乎全部被歼。当地群众舍弃家园,在胡家台战斗中与新四军同仇敌忾,为整个战役胜利画上圆满句号。

(作者单位为陆军党史军史研究中心)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