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破肚“水”饺

来源:军报记者微信 作者:冯斌 发布:2019-12-23 14:19:30

幻灯片 手机看 分享到

破肚“水”饺

■冯斌

“妈妈包的饺子总让孩儿馋,这次是萝卜心,下回白菜馅,妈妈的背弯弯,把那一张张的饺皮儿擀,布满皱纹的手啊,擦着那额头的汗……”暖融融的歌谣,飘荡在心。回忆深处,家的意象渐渐凝聚成那一锅雪白的饺子。

又逢冬至,妈妈又要包饺子,念起远在千里之外当兵的我了。今年啊,不知道妈妈包的饺子还会不会烂皮。

每次包饺子时,妈妈都祈愿着别烂皮,但不走运,次次都有烂皮儿。在妈妈的念叨中,爸爸喝了半辈子的片汤,而我任性地挑出完整的饺子,还要抱怨妈妈煮的是“水”饺。

参军后,我才发现那烂皮的饺子最香。

前年休假结束的时候,恰是冬至。临行前,妈妈急匆匆要包饺子为我送行。油煎两捧虾米,切半把韭菜,焦黄的炒鸡蛋都碎得恰到好处。怕耽误我行程,平常几乎从不让我碰家务的妈妈,为我安排了擀皮儿的活儿。活面,拌馅,我俩合作是那样默契,妈妈刚包完一个饺子,我也擀好了皮儿。柔软的空气熏吹着,时光就像油晃晃的面汤,温暖可爱。

不一会儿,饺子就纷纷下了锅,锅底下的“火舌”蹿动着,比我更贪舐饺子的“香气”。许是妈妈包得急,许是她手艺如旧——出锅的饺子,依旧破肚。我大口吃着“皮开肉绽”的饺子,妈妈静静坐着,温柔注视着我,又不时望一眼表盘。妈妈定是念着何时能再见到我。

昏暗的白炽灯下,妈妈背着光,脸上却分明垂下一行清泪。

一盘饺子,拭不尽的,是妈妈的指纹;每年冬至,忘不掉的,是温暖的爱意。

去军校进修那年,冬天格外冷,我耳朵偏又不争气地被冻得流脓。教员看到心疼地说:“耳朵冻坏了呀。”我笑着答:“饺子吃得少,冻耳朵啦!”

“我孩子在外地上学,也常打电话说想吃饺子。”教员轻叹着,又自言自语了一句:“离家在外的孩子吃顿饺子,不容易啊!”

那个周末,教员提前申请了一个空教室,她和她爱人提来肉馅和面粉,兴冲冲地招呼大伙来了一场饺子宴,大家相互比着谁包饺子包得快,我们也将那普通的一天过成了节。教员为了让我们吃好,面皮里裹的馅格外多,一个个饺子挺着“肚皮”圆润极了。出锅后,自然也有不少破了皮儿,可是,大家吃得是真香啊!

如今,身在部队,老班长总邀请我去他所在的“夫妻哨”吃“破肚水饺”,班长总爱吐槽嫂子包的水饺。

“不行呀,脚面冻伤了,我就不去做客了。”凛冽寒冬里,我摸着脚上的冻疮,吸了口凉气。电话那端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继而,班长说:“脚冻伤了呀,我这里有秘诀!”

想知道秘诀的我,趁着冬至那天,决定去看看班长,其实是更想尝尝那“破肚水饺”。那天,班长在院里刨了三根萝卜,拔了两棵大葱,嫂子则绞了几斤猪肉。我想打打下手,却被嫂子拦住了:“弟弟,你班长老念着你,你今儿可来了!今天甭干活,留着两瓣嘴吃就行嘞!”

我疑惑地问嫂子:“班长说的治冻疮秘诀呢?”嫂子朗朗笑着,指向洗萝卜的班长。

目光到处,班长正烧水。将萝卜放进去煮熟,那锅萝卜水就是为我准备的药。

嫂子刚捞出来萝卜控干水切碎,这边班长就拿起笼布将萝卜碎裹了拧干,还一边催促我:“趁萝卜水滚烫,快去泡脚!”

香气四溢的饺子出锅了,嫂子依旧煮成了“水”饺,可我却吃得大汗淋漓。

整个冬天,我每去“夫妻哨”,班长和嫂子必包萝卜馅的饺子,每次也必催促我去泡脚,此后我的脚再没冻伤。

其实,军营的我们心里都明了,单单饺子哪能如此难忘!真正抛却不掉的,是我们嘴里嚼的那段时光。

每个饺子都包着一段往事。

每个烂皮的饺子,都藏着嚼不烂的情愫。

责任编辑:刘秋丽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
数据加载失败,请确保在www.81.cn域名使用侧边栏!